因为是白羽啊

喜欢喻黄,伞修,周江,韩张,双花,双鬼……所以甜虐不分

【全职同人喻黄】很想你(小番外)

-这个是甜的,是甜的,甜的
-OOC
-话不多说上文

    “卡!过,杀青!”导演一挥手,拍摄终于结束了。
    “我去我去我去,终于结束了。联盟这是在搞事情啊,拍的什么破微电影。什么破剧情,简直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。为什么要本剑圣自杀啊,本剑圣这么英俊潇洒乐观开朗的人怎么会自杀?谁写的剧本,给我出来出来出来,连名字都不改,有本事上线开房间pkpkpkpk啊……”导演话音刚落,那边的黄少天就嚷嚷开了,满脸的不服。
    “就是,还要我演喻队的媳妇儿,我可是坚定呢喻黄党啊,这样拆我萌的cp不太好吧。”另一边早就杀青了,然后嗑着瓜子看好戏的苏沐橙也过来笑着打趣。
    “就是就是就……诶苏妹子,你这话就不对了,我和队长可是清白的,是队友爱队友爱懂吗?就算是要组cp那也该是黄喻啊,看看本剑圣多少攻,男友力max的怎么会是受呢?”
    “少天,别闹了,该回去训练了。”喻文州卸好妆过来制止了黄少天的嘴炮。
    “好的队长,我们这就回去训练,下个赛季的冠军一定会是我们蓝雨的。”黄少天说着冲了出去,他怕再待在这里会和喻文州告白啊。这样的情景,这样的氛围,啧啧啧。
    他,黄少天,蓝雨副队长,喜欢上了他的队长喻文州。但是从不敢表白,他认为喻文州是直的,怕被拒绝,说白了,怂。而他所不知道的,他的队长,喻文州,也喜欢他,原因和他一样,说白了,也怂。
    其实除了当事人,其他职业选手都知道两个人互相暗恋,为了撮合他们,其他选手一起密谋策划了这次的拍摄。
    剧本由戴妍琦提供,然后由叶修带着叶秋去联盟商讨,再打着响应国家新颁布的《同性恋婚姻法》的旗号,找了蓝雨战队在夏休期拍了这个微电影。意在敲打这两个人,如果不抓紧,就迟了。
    “那,我们先走了。”喻文州看着逃走的黄少天,无奈地说。然后在打了招呼后,也离开了。
能不能开窍,就看他们自己的了。

晚上,蓝雨宿舍
    黄少天想了很多东西,他有些庆幸,庆幸这只是电影,还好自己没有表白。但是又有些不甘,电影里两个人好歹开始在一起过,虽然结局不好吧,但是也甜蜜过。可是现实中两个人什么都没做过,虽然队长很宠自己,但是不一样啊。他又想起,刚刚苏沐橙发来的信息:少天,喜欢就出手吧,别让自己后悔。到底要不要告白?他很纠结。于是辗转反侧,一夜未眠。快到早上,他终于决定,去告白。死就死吧,到不了就说是玩游戏输了。
    早上,刚开门,就看见喻文州在门前,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敲门。看到门开了,他有一些紧张,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少天,早啊。有时间吗?我有些话想说。”
    “额,昂,进来吧,我正好也有一些事要说。”黄少天侧着身子,让他进屋。
    “少天,我,我喜欢你,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,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,或许有点傻,但是我不想因为没有尝试而后悔,少天?”喻文州说得很慢,听得出来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他有些期待,静静地看着黄少天。
    “队长,你说什么?”黄少天迟疑地开口,心里狂刷弹幕:是我听错了吗?是吗是吗是吗?队长说了什么?他喜欢我?今天不是愚人节吧?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?我耳朵出问题了吗?他说他喜欢我!可他不是个直的吗?我我我,我大概是一晚上没睡出幻觉了,要不,再去睡一个?
    “少天,我说,我喜欢你。”喻文州又说了一遍。
    黄少天心里的弹幕更多了:卧槽卧槽卧槽!!队长说喜欢我,我没有做梦,哇,队长喜欢我!!怎么办怎么办,我该说点什么?是扑上去?不行不行一点都不矜持。卧槽卧槽卧槽,我该怎么办!
    喻文州看他楞在那里,感觉有些难受,他果然是不喜欢他的,他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:“少天,你如果觉得很为难,就当我没有说过。”
    “诶诶诶,不是的不是的队长不是的,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是太震惊了,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的你知道吗?其实我也喜欢队长啊,一直都很喜欢队长的,真的真的真的!!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神。”黄少天连忙说,还用上了方锐的经典台词。
   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将黄少天拉入怀中,紧紧地抱着。两个人都不再说话,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静。
    “咳咳,虽然不是很想打扰你们,但是队长黄少,我们该训练了。”门口,郑轩打断了这温情,提醒到,他身后还跟着战队的其他队员。
    黄少天的脸有点红,狠狠地瞪了郑轩一眼。郑轩被瞪得念了一句“亚历山大”。
    “好了,开始训练吧。”喻文州笑着说。
    “是,队长。”

    当天下午,黄少天发了一条微博,引起了一番热议,内容是这样的
       黄少天V:@喻文州V 那么余生就请多指教了。
       配图【阳光下两个人牵着的手.jpg】
    很快喻文州就转发了这个微博,并评论
       喻文州V:幸而有你,余生足矣。//黄少天V:@喻文州V 那么余生就请多指教了。
       配图【阳光下两个人牵着的手.jpg】

真·END

【全职同人喻黄】很想你(续)

-这是上一篇的续集
-OOC
-感觉有点乱
-晚上大概还有一篇小番外

    我是一缕幽魂,飘荡在世间。我无法轮回,因为我知道我还有一件事没做完。是什么事情,我忘了。我是谁,我也忘了。我能行动的范围不大,在那个男人五丈之内可以自由行动,超过五丈,就会被拉回去。我尝试过离开,但是一跨出五丈的范围,灵魂就像是要被撕裂一样。我不得不待在那个男人身边。
    那个男人叫喻文州,似乎是什么电竞俱乐部的,哦,那个俱乐部叫蓝雨,是个挺厉害的职业队。他是那个战队原来的队长,状态下滑退了役,做了个教练。他有一个习惯,每年的8月10日都会买花去墓园,每次带的花,都不一样。我不喜欢墓园,所以总是在门口等他。很奇怪,平时只要在五丈之外都会被拉回去,可是到了墓园就不会,我也乐得清闲。他去看的应该是他的朋友,看起来他们感情很好,因为他出来时的表情很悲伤,还很自责。
    因为平时离不开,我只能跟着他去蓝雨,看到他指导队员,教(jiao第一声)授战术,只有这个时候,他给我的感觉是放松,满足。更多时候,他的心情像是后悔,追忆,惋惜,尤其是看到那个叫夜雨声烦的角色。他看着屏幕上的角色,目光深邃,像是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人。良久,他起身,拍着使用者的肩膀说着:“瀚文,要好好发扬剑圣的精神,带领蓝雨成就它的辉煌。”少年点头,眼中是不变的信念。
    后来他媳妇儿生了一对龙凤胎他更忙了,战队和家里两头忙,几天下来,人瘦了一圈,眼睛下面青了一圈。战队决定给他放假,他死都不同意,说马上要季后赛了,马虎不得。最后还是战队经理找了他媳妇儿给劝了下来,休息了一天又继续工作去了。他和他媳妇儿是相亲认识的,家里人也喜欢,就处着了。他退役那年夏天结的婚。两个人说不上恩恩爱爱,但也是相敬如宾,家庭和睦。他在外工作养家,他媳妇儿就在家看看书,管管孩子,氛围极好。
    再后来,孩子都长大了。女儿嫁了个好人家,对方是他多年好友的儿子,也是一个职业选手,是微草的。听说是蓝雨的死对头,这缘分也是挺奇妙的。小儿子带回来了一个男人,两人倒是不反对,毕竟孩子高兴最好。
    小儿子结婚那天,他媳妇儿哭了,但是还是高兴,儿子找到了对的人。他眼眶也红了,心情有些复杂。婚礼结束后,宾客都去了酒店,他一个人站在教堂里,踩着红地毯,看着两边的花,想了很久。他想到刚刚儿子的笑容,想到曾经有人也这样笑着对他说:“文州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”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:“文州,该走了,都等你呢。”他应着:“嗯。”声音有些哽咽。
    儿子结婚后,他就辞了职,在家陪媳妇儿。偶尔和以前一起打职业赛的朋友们聚聚,有时会带着他媳妇儿一起。他们谈天谈地谈当年,不亦乐乎。就在我都快忘记我还有事情要做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个名字。
    那次,在他们照往常那样聚会,大概是喝多了,有一个人说了一个我没听过的名字,黄少天。当时那人说出这个名字后,全场都安静了。那人觉得说错了话,就闭了嘴。气氛有些尴尬,有些沉重。这时,一个叫叶修的男人开了口:“文州,过去了。”喻文州沉默着。黄少天是谁?为什么所有人听到这个名字都这么沉默?为什么我听到这个名字,会难受?我觉得我要做的是可能和这个叫黄少天的有关。但是从那天后,我在也没有听到关于这个人的事,我想问喻文州,可他看不见我。这真的是糟糕透了。
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孙女出生了,小儿子也领养了一个儿子。偶尔他们也会回来看看,带着孙子孙女。每次看见两个小家伙,他都会很开心,会给他们讲以前的故事。我在一旁听着,希望可以找到和那个叫黄少天有关的事。他讲以前他在训练营被人叫做“吊车尾”,讲后来他做了队长,讲他和他的副队被称为“剑与诅咒”,讲了很多很多。小家伙们问他他的副队是谁?他总是笑着说:“那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,他被称为“剑圣”,他的话很多,很烦,但是很阳光不是吗?”小家伙们懵懂着点头。我觉得有八成的可能,这个副队就是他们那时说的黄少天。只可惜,我离不开喻文州,找不到黄少天。
    后来他媳妇儿生了大病,先他而去,他看起来更加苍老了。儿女偶尔会回来看他,也只有在那个时候,他的脸上会有笑脸。他开始喜欢打瞌睡,喜欢发呆,喜欢自言自语。我有一点心疼,但更多的是想知道那个叫黄少天的人的信息。
    那天早上,他出去了,买了一束花,去了一个墓园。虽然以前不喜欢墓园,但是这次我跟进去了。他七拐八拐走到一处墓碑前蹲下,放好花。又清理了一旁的杂草,然后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。
    我看到照片的时候,觉得一阵晕眩,好像什么东西狠狠地锤了我一下。我开始想起来一些事,记忆中有一个男人温润的笑,他总是笑着叫我:“少天。”啊,我叫黄少天,我是蓝雨战队曾经的副队,我被称之为“剑圣”“妖刀”,我是喻文州曾经的恋人。我想起了一切。
    接下来的日子,还是老样子,看看书,发发呆,打打瞌睡。只是我看他的心情有些复杂,喻文州,我曾经爱的人。那一瞬间我或许明白我要做的事是什么了,我想要好好陪他,陪他一辈子,即使他看不到我。
    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我知道,他的大限要到了。那天他难得精神好,躺在摇椅上晒太阳。拿着相册翻照片,都是以前我们一起的照片,两人人笑的很甜,满满的都是幸福。他慢慢地看下去,我就在旁边陪他慢慢地看下去。突然,他好像感觉到什么,转过了头。“少天?”苍老的声音迟疑着。
    “你,看到我了?”我试探着问。
    “少天。”他伸出手说,“你来接我了吗?”
    我犹豫了一下,抬头:“嗯,文州,我来了。”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他沟壑纵横的脸上流下两行浊泪。
    我摇摇头,伸出手,搭在他的手上:“文州,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,我都没有怪你,我爱你。”
    他笑了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我沉默了许久,幽魂不会流泪,我难受得紧。
    平复心绪后,我起身,便看到另一边那个熟悉的身影。他向我伸出了手,我把手放上去,握紧,然后一起在阳光下慢慢变淡。
    少天,我爱你。
    文州,我也爱你。
END

【全职同人喻黄】很想你(虐)

-注意,高虐!!一方角色死亡,若有不适,中途退出来得及
-感觉有点OOC
-小学生文笔
-总感觉这里的喻队有些渣,我的锅……

正文
一.
      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,看着蓝雨的赛后新闻发布会,蓝雨夺冠,队长喻文州退役,留在队里当教练,同时他也宣布了一个重大的消息,他说:“我要结婚了,希望我的好友们可以来参加。”记者不停盘问新娘是谁?交往多久了?会邀请哪些人来参加?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微笑着说:“有两年了,本来就打算退役就结婚的。至于邀请谁,我希望大家都来吧,也当做是退役后再相聚。”
        记者又问了很多其他的问题,而黄少天却没有心思再看下去。他关了电视,沉默地缩在沙发上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曾经阳光活跃的剑圣不再,转而变成了像莫凡那样不爱说话。毕竟,那个能够一脸温和地听着自己讲话的人已经不在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多久了?在这种状态下多久了?似乎是从两年前退役开始就变得不爱说话了吧,或许是更早,在喻文州说出分手的时候,有些东西就已经变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把头枕在支起来的腿上,静静地回想着他和喻文州的点点滴滴。两人是在青训营认识的,开始因为手速,自己对他有毫不掩饰的鄙视。后来他和魏琛对局三局连胜,在魏琛退役后自己又把怒气撒在他身上,再后来两人和解,成为蓝雨的核心。接着互相暗恋,喻文州的告白,在一起,以及最后喻文州说分手。
        分手是什么时候来着,哦,想起来了,那是第十四赛季季后赛开始前,那天晚上,黄少天洗完澡出来,看见喻文州正站在自己的床边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擦着头发说:“文州,你怎么来了,有什么事吗?”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了看他,欲言又止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皱着眉头:“文州,你怎么了?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?不舒服要不要陪你去医院看看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,少天。我……”喻文州犹豫了一下开口:“少天,我们,分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擦头发的手顿了顿,然后他有些慌张地开口:“文州,你,在开玩笑吧。别闹了,今天不是愚人节啊,而且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没有开玩笑,少天,我们分手吧。”喻文州又重复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,艰难地开口:“为什么?喻文州,告诉我为什么?”声音有一些颤抖,一点不敢相信。
       “我妈催我相亲了,她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,而且同性恋是不被世俗认同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这只是世俗的偏见,只要我们愿意,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们的,文州。”黄少天说着,有些绝望。他想过他和喻文州在未来会遇到的阻拦,想过可能分开的缘由,但是却没想过会是这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少天,对不起。”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什么也没说,抱着喻文州的头直接吻了上去。他的吻那么绝望,让人心疼。喻文州想推开他,却没推动。他将黄少天推到在床上,最后放纵一次吧,最后一次遵从自己的心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黄少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和大家说说笑笑,只是不再腻歪在喻文州身旁。而喻文州依旧对每个人都很上心。黄少天有些自嘲似的笑了笑,看吧,他对每个人都很温柔,并不是只有你。

二.
        总决赛最后一场,蓝雨对战轮回,团队赛交战已久,场上蓝雨剩下四个人,索克萨尔,夜雨声烦,流云和残血的枪林弹雨。轮回则是一枪穿云,一叶之秋和无浪。此时索克萨尔正在吟唱混乱之雨,却被刚刚干掉枪林弹雨的一枪穿云巴雷特狙击瞄准。流云被江波涛的无浪牵制,黄少天的夜雨声烦被逼现身和一叶之秋焦灼着,没人能救的了他。局势不利于蓝雨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很急,他没有再说一句垃圾话只是拼命提高手速。剑与战矛的碰撞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快,终于他挣脱了,角色快速移动到索克萨尔的身边,在开枪的那一刻挡在了索克萨尔身前。混乱之雨降临,笼罩一枪穿云。夜雨声烦立刻使用三段斩近身接剑定天下,一枪穿云残血,补刀,一枪穿云下场。刹那间局势扭转,蓝雨赢了,获得第十四赛季的总冠军。
       但在新闻发布会上,黄少天宣却布了退役,所有人都很惊讶,包括喻文州。当记者问为什么退役的时候,他很罕见地没有多说话,只说了一句说:“因为我累了,我想要休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走了,换了手机号,QQ在线却没再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那年,黄少天和喻文州二十九岁。

三.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没有哭,泪水早在刚退役的那段时间流干了。那时候晚上老是做梦梦见喻文州,梦见在青训营的时候,梦见他们退役了去环游世界,每天早上醒来枕头都是湿的。而现在他只是静静地坐着,坐着,直到手机提示有QQ消息。他拿过来看,胸口有些闷,是喻文州,上面只有两句话,一句是少天,在吗?一句是八月十日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吗?地点是国际大酒店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没有回复,放下了手机。保持着原来的动作。八月十日,那是我的生日啊,喻文州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起每到这一天,喻文州就会送他各种礼物。在一起之后,喻文州又会提前一天出来,陪黄少天过生日。他还记得第九赛季夏休期,他生日,喻文州没有来,QQ回复说有事来不了了。在他难受得要死的时候,喻文州带着蓝雨全员来到了他家,给他过生日。他没忍住,扑进了喻文州的怀里,喊着:“队长最好了最好了最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笑了笑,宠溺地说:“少天的生日,我怎么能缺席,只是你上次说生日太无聊了,所以我把大家都叫来了。”然后在黄少天耳边轻轻地说:“我可是要陪少天过一辈子的生日的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后者听了脸一红,赶紧跑开了。

四.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似乎想到了什么,站起来,却又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,腿有些发麻。他慢慢地走到卧室,打开衣柜,拿出一套崭新的西服。西服是浅灰色,领口有一些花纹。他默默换上,走到卫生间的镜子前,系上了一条领带。镜子里的人面色苍白,有些憔悴,但依旧掩不住帅气。他转了一圈,几年过去了,衣服依然合身,点了点头,他想,嗯,不错,就穿这套。
        泪水悄然滑落,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,这套西服,这套西服是和喻文州一起定做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在十二赛季,蓝雨放假,两个人戴好墨镜口罩出去玩。路过一家手工西服店,黄少天吵着要进去看看。于是两人就进去了。接下来的剧情不用多想就知道,黄少天惊叹于西服的精致,决定要订做一套,喻文州没办法,陪他一起做了一套。两个人的西服款式和花纹是一样的,只不过喻文州是黑色的,黄少天是浅灰的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后,西服做好了,喻文州去取了过来。黄少天拿到后迫不及待地试穿了一下,站在镜子前,左看看右看看,转一圈再看看,然后点点头说:“嗯,不错,本剑圣就是帅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确实好看。”喻文州在卫生间门口站着,看着他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,文州,你怎么不试试,快去换上,让本剑圣看看,快去快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轻笑一声,然后回房拿了衣服过来换。
        他本就给人一种文质彬彬,很温和的感觉,穿上西服更是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,灵机一动,拿了手机来了一个合照,并说要永久保存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从背后搂着他,在他耳边说到:“少天,你说把这个作为我们的结婚礼服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诶诶诶?文州,你……”黄少天满脸通红,说不出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,不愿意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谁说的,我愿意的。”黄少天的声音有点轻,但是很坚定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两个人想的都很美好,以后要永远在一起,一起环游世界,慢慢变老,可现残酷的现实撕裂了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跌坐在地上,卫生间的瓷砖很凉。他泪流满面,哭的就好像失去了全世界。
        谁说不是呢,早在两年前他就失去了他的全世界啊。

五.
        八月十日,G市国际大酒店,前蓝雨队长在这里举行婚礼。荣耀职业选手几乎都到了,包括一些退役的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了看人,他没来,黄少天没来。他不知道黄少天会不会来,毕竟当时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联系他的。
        时辰到了,婚礼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黄少天早就到了,只是一直没有进会场。他看着喻文州忙里忙外地接待客人,在别人问起为什么伴郎不是黄少天的时候,微笑中带着遗憾地回一句:“少天他有事,没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  司仪念着一成不变的台词,询问着两个新人是否愿意与对方在一起,无论如何都不分开。
        我愿意。在新娘说我愿意的同时,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念着。我愿意,喻文州,我一直愿意。
         到了两个新人交换戒指的时候,黄少天拿出第十四赛季总冠军的戒指,戴在无名指上。还有两个,一个是第六赛季总冠军的戒指一个是第一届世邀赛的总冠军戒指,他都带着,都在口袋里,那是他和他的队长一起获得的荣耀。
        婚礼继续进行,新人吻在一起。黄少天转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的婚礼有不少记着参加,例如兴欣的随队记者常先。他刚要去卫生间,便看见一个穿着浅灰色西服,背影像极了黄少天的人正离开。他想叫,但是转念一想,应该不会是黄少,如果是黄少,为什么不进去呢?

六.
        2031年,八月十日,晴
        这天,荣耀职业联盟发生了很多事,重大的就那么两件,一是蓝雨现任教练喻文州结婚,二是前蓝雨副队长黄少天去世。自杀,安乐死。没有人知道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2032年,二月十日,晴
        《同性恋婚姻法》颁布,国家承认同性恋合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
      

【全职高手】(喻黄?)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一个脑洞

提示:
真的只是脑洞×3
小学生文笔
OOC
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系列

  “咚咚咚”
  “谁啊?”门开了,是黄少天,他刚洗完头,“队长?队长有什么事吗?你不是和叶不羞还有张新杰他们去进行战术交流了吗?怎么了?……”
  “少天,”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,“少天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  “什么事啊?”
  “少天,我,喜欢你。”喻文州说。
  “啥?队长你说啥?”黄少天愣了一下。
  “我说,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喻文州,又重复了一遍。
  黄少天的脸开始红起来了,“队长……你……认真的?”
  “唔?”这回换到喻文州傻眼了。
  “其实我也很喜欢队长的,从第六赛季开始,就很喜欢队长了。”黄少天说道。
  “少天,你……”喻文州有些不自在,他没想到黄少天会这么说。他咳了一声,“少天,我开玩笑的,我们在玩国王游戏,我输了,所以……”
  气氛有些尴尬,喻文州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本来他和张新杰还有肖时钦一起去叶修房间交流战术的。可是苏沐橙和楚云秀带着一大群人来找叶修玩游戏,于是三个人一起加入了,一群人玩起了国王游戏,结果喻文州不小心中招了。
  黄少天大笑一声说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队长,被骗了吧,我也是开玩笑的。话说你们说好去交流战术的呢,怎么开始玩游戏了?玩游戏就算了,还不叫本剑圣,太过分了,我也要玩。”
  于是他们一起快乐的去玩国王游戏了。